纸上谈兵凸显中美贸易复杂性

本报讯 记者昨日从中国轻工工艺品进出口商会获悉,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近日公布了中国进口的低克重热敏纸“双反调查”的初裁结果,认定存在补贴和低价倾销行为。

被当作美国对华“双反”制裁案的铜版纸诉讼官司,上周以美方的突然大转向而戏剧性结束。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终裁定,使美国商务部对中国铜版纸企业的反倾销和反补贴制裁要求化为乌有,凸显出中美贸易的复杂性。

由于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作出肯定性初裁,美商务部将继续对中国进口的低克重热敏纸产品进行反补贴及反倾销调查,将分别于2007年12月13日和2008年2月26日作出反补贴初裁和反倾销初裁,可能对中国企业征收高达104.21%反倾销税和10%~30%的反补贴税。

铜版纸诉讼之所以引发外界普遍关注,并被视为中美贸易摩擦中交火激烈的冲突地带,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铜版纸是美国对中国适用反补贴制裁的种商品。

第七起“双反”合并调查

在反倾销领域,美国商务部今年3月份作出初裁,10月份作出终裁,双双确定中国企业存在低价倾销,中国金东纸业被课以21.12%的反倾销税,晨鸣纸业更则被课以99.65%的反倾销税。在反补贴领域,3月29日,美国国际贸易法庭作出裁决,认为美方可对中国厂商实施反补贴制裁。翌日,美国商务部“及时”作出初裁,将对中国适用反补贴法。10月,商务部作出终裁,金东纸业被课以7.4%的反补贴税,晨鸣纸业被课以44.25%的反补贴税。

10月29日,美国商务部决定对中国低克重热敏纸正式发起反倾销反补贴合并调查。这是美国对中国产品发起的第7起“双反“合并调查。据悉,热敏纸是纸品很小的一个分支,低克重热敏纸主要是作为超市收据、信用卡收据等特殊用途的高附加值纸张。

而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于去年12月的初裁也认定,中国铜版纸使美国企业面临“重大损失或者有重大损失的危险”。由此,中国产品被“双反”制裁,只差该委员会终裁决一步。

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起调查申请的是美国大的低克重热敏纸生产商阿普莱顿纸业公司,该公司是美国国内唯一一家热敏纸生产商,年产量为12万吨。

美国在铜版纸问题上磨刀霍霍,引起外界广泛关注,尤其是征收反补贴税,更被认为是美国对华贸易重大政策的转变,因为23年来美国官员一直认为“无法对非市场经济体实施反补贴法制裁”。美国商务部长古铁雷斯的解释是,中国经济今非昔比,现在已到了可对中国使用反贴补税这类贸易调节手段的时候了。

是否应诉企业仍在考虑

既对该产品实施反倾销,又要实施反补贴,这在国际贸易壁垒中被称为“双重计税”。美国一位资深媒体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一种非常不公正的做法。

目前相关企业已表示将进行应诉,广东冠豪高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已发出公告,表示自己是涉案企业之一,是否应诉仍在考虑中。

以铜版纸案例而言,美国在反倾销方面,将中国作为非市场经济体,由此根本不考虑中国的实际生产成本,而作出有利于美国企业的判决;而在反补贴方面,又实际上把中国作为了市场经济体,以此对中国进行新的制裁。

尽管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国家地位,但近年来西方国家对中国发起发补贴调查的次数日益增多。日前欧盟贸易委员会委员曼德尔森已提议,允许欧盟委员会不再需接到企业申诉再开始调查,自身就可以采取反补贴行动。中国WTO研究会常务理事陈泰峰表示,此举更加便利当地政府采取反补贴行动,同时也是对中国自由贸易政策作出的反应。

而且,美国的闸门一开,对中国“双反”措施将会源源不断。继铜版纸后,美国又针对环形钢管、矩形钢管、复合编织袋、备用轮胎、未加工橡胶磁和轻质热敏纸6种中国产品发起“双反”调查。

美取消对中、韩、印尼

中方也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4月,中国商务部下令,将对几种用料完全采用进口纸浆的出口纸品,恢复增值税退税。9月,中国政府更就美国“双反”制裁诉诸世界贸易组织,这也是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中国在该组织起诉美国。

铜版纸反倾销制裁决定

就在中美就铜版纸案剑拔弩张之时,11月20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终裁定,中国铜版纸产品不对美国相关行业构成损害威胁,美国商务部此前的“双反”制裁被一笔勾销。中美反补贴案以中方的胜利而告终。

据新华社电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20日作出终裁定,取消了此前作出的对中国、韩国和印度尼西亚三国铜版纸企业实施反倾销和反补贴制裁决定。

不过,外界也认为美国贸易委员会的后转向,实际上规避了是否对中国适用反补贴法的规定。美国商务部官员已公开表示,该裁决只是美国的一个“临时性挫败”,商务部仍会继续向其他调查之中的中国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中美在“双反”问题上的争斗无疑还将继续。

该委员会当天以5比1通过这一终裁定,认为上述3国产品并未给美国相关产业带来伤害或威胁。

实际上,美方的“双反”制裁往往更多是政治驱动。美国印刷工业协会和美国印刷技术基金会执行官迈克尔·梅金公开表示,该协会一直支持自由和公平贸易,铜版纸一案“动力”并不只来自美国造纸行业,而在很大程度上与美国国际贸易政策有关。据相关人士透露,对新页公司提起的这个诉讼,美国印刷协会持强烈反对态度,并积极游说美国政府,不要对中国产品进行“双反”制裁。他们认为,如果制裁成为现实,将造成美国国内铜版纸价格上涨,损害协会成员整体利益。

美国商务部10月曾作出裁决,以3国铜版纸企业存在在美低价倾销和非法政府补贴为由,要求对相关企业实行反倾销和反补贴制裁。

如果该制裁付诸实施,中国企业高将面临99.65%的反倾销税和44.25%的反补贴税。美国对韩国和印尼相关企业的制裁则相对较轻。

按照美国相关程序,商务部裁定主要涉及是否有倾销或补贴发生,国际贸易委员会裁定倾销或补贴是否对美国产业造成损害。只有在双方裁决一致时,才能对相关企业实施制裁。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20日的终裁决,意味着这一制裁将不会实行。

本文由亚州城ca88发布于亚州城ca88,转载请注明出处:纸上谈兵凸显中美贸易复杂性